第036章 我还能半路抛尸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31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陆修臣的属下将昏厥中的丁媛拖上了车,随即离开。

墨一航冷冷地瞥了盛十九一眼,转身便上了车,紧接着驱车离开。

程特助在一旁看着陆修臣,“总裁,咱们是否现在回去?”

陆修臣看向盛十九,“上车。”

盛十九好不容易觉得好一些,她站直身子怔怔地摇了摇头,“不……”

陆修臣抿了抿唇,“没有卡,你是出不去的。”

“那也总比……”

她的话音未落,陆修臣就如拎小鸡崽一般将她拎起,随即将她丢入车内。

后者的脑袋撞到车座,顿时眼冒金星,待她努力地坐正身子,陆修臣已跟着上了车,保时捷很快地驶出了停车场。

盛十九也不再说什么,侧首看着车窗外的夜景,树上的霓虹灯耀眼夺目,这明明跟她那个世界一样的霓虹灯啊,可为什么偏偏就是不同的世界呢?

此时此刻,她只有一个想法,她想要回去,逃离这里。

可是,似乎再无可能。

难道她只能在这儿等着最后被扔进海里喂鲨鱼?

想着,她的脑海里又不期然地晃过先前丁媛被车拖扯时的模样,再想象一下被鲨鱼一口吞掉的情形,她顿时心底一窒,心脏处又忍不住地颤了颤。

一旁的陆修臣侧首定定地看着她,“吓傻了?”

盛十九不想说话。

如果说穿越过来的这一个月里,虽然陆修臣坑了她两次,那天晚上在那废弃的仓库里,也把她吓得不轻,但是她仍然有一种错觉,觉得陆修臣其实并非小说里写的那般诡谲冷漠,阴毒狠辣。

那么今晚,她觉得自己错了。

虽然丁媛最后没有死,但是估计也吓疯了。

这样的手法,何其残忍?

想着,她干脆将自己蜷缩成一团靠在座垫上,怔怔地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,身上有一股悲凉的气息在蔓延。

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程特助似是感觉到车厢内的气氛有些诡异,忍不住地出声道,“总裁,我们去哪儿?”

盛十九回过神,急忙回道,“我要回家。”

程特助看向陆修臣,后者抿了抿唇没有说话,他便对司机说道,“去盛家。”

陆修臣看着盛十九惨白的脸色,他的双眸微眯了眯,嗓音透着几丝不悦,“最后不是放了她么?你至于吓成这样?”

盛十九抬首认真地望入他的眸底,“不然呢,真的让她身首异处么?人人都说你陆修臣阴狠毒辣,在深都城能只手遮天,这样就可以这般残害一个人么?人命在你眼里就这么轻贱么?就可以把人五马分尸,就可以把人丢去海里喂鲨鱼吗?”

闻言,陆修臣深邃的双眸危险地眯起,眼底透着摄人的冷意,“你吃错药了?”

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,盛十九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,“可能吧,如若不然,我怎么会来到这儿?”

见状,陆修臣顿觉体内有一股无名火翻涌而出,“停车。”

这可是在快速道上。

程特助诧异地看着他,“总裁,这是要……”

陆修臣的薄唇抿成一道冰冷的弧度,“把她丢下去。”

程特助,“……”

盛十九,“……”

程特助看着陆修臣脸上的不悦,只好让司机在应急车道停了车。

陆修臣侧首望入盛十九的眸底,声音极致冷冽,“除了你说的那些,我还能半路抛尸,滚。”

盛十九愣住,侧首看着旁边疾驰而过的车辆,她深吸了一口气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
紧接着,保时捷绝尘而去。

这男人是真的狠!

当她稀罕坐他的破车么?若不是刚刚在停车场被拎上车,她恨不得马不停蹄地滚!

以后,不仅要远离陆修瑾,更要远离陆修臣!

想着,她定了定神,随即拿出手机拨通盛家司机严冬的号码,先前她在酒店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酒店门口候着了,只是她想着一起去到套房看看丁媛的情况,所以才发了信息让他先回去。

半个小时后,严冬终于赶到,“小姐,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儿?”

盛十九急忙上了车,“说来话长,这事儿不要跟我爸说,省得他担心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……

盛十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三夜,期间她不死心地在网上搜查关于穿越的话题,但是发现这都仅存在于小说或者电视剧里。

越查,心便越往下沉。

宴会过后的第二天,她便听赵文娟说,丁媛疯了,彻底疯了,被吓的。

丁家或许知道是陆修臣做的,但是却没有证据,反倒是陆修臣手上有龙哥那帮人的口供,证明丁媛蓄意杀人未遂,所以,丁家的人只得忍了,将丁媛送到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疗。

虽然盛十九跟丁媛没什么好感,甚至丁媛还陷害设计嫁祸她,但是她知道后,心底还是觉得有些难受,仿若看到了自己悲惨的结局。

这天,盛十九一夜未眠,好不容易在凌晨迷迷糊糊睡着,却接到了宋俐云的电话,约她一起去陆氏集团旗下的悦城酒店喝早茶。

自从她那天在陆家表明了不再纠缠陆修瑾后,宋俐云便没有再联系过她,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,盛十九和她两人经常约着一起喝下午茶,做spa逛街。

而如今,突然来约,想必是有什么话要说。

她逃避不了。

像鸵鸟一般躲在家里,也未必真正保护得了自己,躲得了一时,躲不了一世。

既然回不去她那个世界,只能面对。

盛十九换了衣服便来到了悦城酒店的餐厅,果然看到宋俐云点了她往日里喜欢吃的点心,“快坐下。”

盛十九拉开椅子坐下,“伯母您怎么这么早?这才七点呢。”

“我向来早起,加上昨晚歇在酒店,”宋俐云说道,“就是苦了你了,让你一早从家里赶过来。”

“你怎么会住在酒店呢?”

闻言,宋俐云的神色黯然,“说来话长,总归还是为了修瑾和景沅,你伯父现在对我也不满,所以便跟他吵了一架就出来了。”

“上次在梁董的宴会上,景沅的事……”盛十九脸上的表情透着歉意,“实在抱歉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我不好撒谎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